国内电视剧新闻 港台电视剧新闻 欧美电视剧新闻 电视评论 电视剧台词
地方网 > 娱乐 > 电视剧 > 国内电视剧新闻 > 正文

李诞女友太好看!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

2018-05-07 14:02   http://www.yybnet.net/

李诞和女朋友黑尾酱这两天又上了热搜,企鹅妹看好多人都说都被黑尾酱惊艳了~原来李诞女朋友这么漂亮。其实,企鹅妹早就给你们安利过这一对了哦, 之前的稿子奉上↓↓↓

这种红是广义上大众认知度的大幅度提升,更直观点说就是没花钱买就上过不少次微博热搜,导致的结果就是新书大卖,本人不仅上了许知远的《十三邀》,身边的一切也都跟着红了,包括自己漂亮的女朋友(本名:陈典)。嗯,就是非常漂亮的那种。

两个人在一起,总让人想到大雄和静香,至少从外形上是这样。

黑尾酱按照现在网络上的说法,应该叫网红,她长得像古力娜扎,杨幂,热依扎的结合体,还有点像《太阳的后裔》里的那位女二号金智媛。不过咧嘴一笑,一颗门牙不甘寂寞地跳出来,极为显眼,所以乍一看这姑娘不精致,太不网红了。

一般情况下我们对网红的定义是:网红=没文化+整容脸+富二代男友+开某宝店,但除了开店,这姑娘浑身上下透着一股“李诞味儿”。

不整牙也可以这么漂亮,这姑娘是真·漂亮

都说人类对自己的基因方面有着天然的缺啥补啥的需求,个子矮的想找个子高的,长得丑的想找长得漂亮的,眼睛小的想找眼睛大的(参考周董和他媳妇儿),没钱的想找有钱的(基因表示不背这个锅),没文化的想找有文化的。

所以李诞红了之后网友扒出他的漂亮女友,也觉得合理,才子配佳人嘛,有知乎网友说这是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的结合,好看的皮囊下可能隐藏着有趣的灵魂,但有趣的灵魂披着的是啥样的皮囊,大家心里肯定都有数。李诞确实不太好看,尤其一双小眼睛严重不符合国人审美,而姑娘是真好看。

乍一看这个姑娘和别的网红不太一样,很少大浓妆,一只大花臂更是自绝于名媛范儿,顶着一头时而粉色时而绿色的头发,一点也不精致。爱拍照,有点蒙太奇手法,偏日系的味道,总而言之是个前卫跳脱真性情的漂亮姑娘,早期微博晒自拍都有网友对她的颜值表示倾倒,没有整容痕迹,美得很自然,毕竟人家小时候的颜值就妥妥地摆在了那里。

不废话了,上图。

(小时候的在一群女同学里美得也是非常显眼)

(看多了她微博会觉得,这姑娘真好看,现在怎么还有姑娘漂亮得这么自然)

震惊!李诞女友不仅漂亮,真实身份更令人惊讶!

李诞毕竟不是一个肤浅的人,从他的书、他的微博可以看出来。毕竟没文化的人说不出那么多让人看不太懂又不鸡汤味儿的话。如果这姑娘只要好看好像也没啥(尽管很多时候真的只要好看就足够了),黑尾酱看着也不像一个“某宝风”强烈的某宝店主。

深扒一下发现,李诞女友竟然是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,换句话说这姑娘是个退伍军人。是的,就是那令人敬仰的解放军。

所以退伍军人做某宝店,审美上确实与外面那些妖艳“名媛”得拉开距离。解放军艺术学院也是出了名的难进,所以但凡能进去的,外表首先都是一等一的漂亮,其次舞蹈技术绝对够硬,也因为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当军人的经历,小时候的黑尾酱还接受过中央电视台的采访,小小年纪就已经出落的足够漂亮了。

(接受央视采访,姑娘自夸起来也是毫不遮掩)

(大合照,美人胚子就是说这群姑娘。前排左一是徐璐,竟然和李诞一样也是内蒙人,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,不得不感叹贵圈真小)

(中间被围绕着的是王迅啊!图片小标题“军营之花”陈典说的正是黑尾酱本人)

(勋章照,请受我等一拜!)

家有霸道总裁男友是啥感觉无数言情小说都快写烂了,但是家有女友是退伍军人是啥感觉,还请李诞下部小说酌情勾勒一下,晚上睡觉心里会不会异常踏实。

李诞女友:经营着一家与佛祖有关的某宝店

李诞信佛,喜欢他的人都知道,他也在一切行动和思想上试图接近佛祖。现如今“佛系青年”大火,用时髦儿的话说,这叫底色悲凉,在李诞身上这种色彩尤其明显,在对现实生活放弃抵抗的时候,他也找到了自己与外界最舒服的相处节奏。

早期李诞自诩诗人,现如今他对自己定位是“沈玉琳式”的艺人。在《十三邀》里他和许知远的对话中频现的机灵和分寸感,以及从始至终的真诚,让人对这个爱嘚瑟的小眼睛艺人讨厌不起来,这很难。

(在《十三邀》里,面对许知远关于他们是否是中国脱口秀的第一代人,李诞表示赞同,但他显然对这代脱口秀艺人的定位看得更深。)

“人间不值得”、“三界皆苦”等等是李诞面对这个世界的态度,喝酒是他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人间乐趣,虽然为了身体最近也戒了。所以黑尾酱以此为主题设计了一系列帽衫卫衣、佛头戒指、青衣长衫,而李诞和她则以情侣档的形式做起了模特,为自家生意赚吆喝。说实话,这种行为在很多人眼里觉得“太不李诞”了,李诞则解释为“因为爱情。”

(不过,李诞的卖家秀被认定为某宝上唯一卖家秀不如买家秀)

就像赵涛是贾樟柯的缪斯,刘晓庆曾是姜文的女神,相爱的人眼里总能发现别人挖掘不出的特质,黑尾酱镜头下的李诞还有股自成一派的时尚,但在专业摄影师镜头里总感觉像个智障少年。

(时尚杂志里的李诞,还是有些拘谨)

(但在自家女友镜头下,李诞明显放松很多)

从早期微博风格颓废、宅女风格明显,黑尾酱近一两年为了开某宝店也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风格。也不知道是不是李诞这个内蒙酒袋子影响的,黑尾酱也爱喝酒,酒后爱跳舞,微博头像也是佛祖。

(不知道是不是受李诞影响,黑尾酱对于佛陀也是异常热爱)

佛系艺人和佛系网红在一起,倒腾出了一些佛祖的痕迹,让想接近佛祖的人有一个信物好在人群中彼此相认。你说其实就是个时尚物件儿,不过拿它赚点钱,也对。

大雄和静香长大的样子大概就是李诞和黑尾酱吧

看黑尾酱2015年以前微博状态,她和我们一样对未来不知所措,偶尔和朋友耍贫嘴,也颓也迷茫,但是似乎她很早就对李诞有欣赏。她2015年前后微博风格很明显受李诞影响,一两句台词,三言两语心情,在李诞第一本书《笑场》滞销的时候还在微博积极转发响应。私以为黑尾酱应该比我们都更早认识李诞、爱上李诞,所以她和李诞在一起之后疑似发了一条恋情公开的微博。

甚至早已自称是迷妹了。

(迷妹的最高境界:颜值?不存在的!好看不好看都是浮云······)

之后,慢慢在微博晒出两人在一起后的点滴,这个之前有些颓的小姑娘遇到了李诞有了很大的转变,跳脱明媚渐渐多了起来。两个略“丧”的人在一起,一个不拧巴了,一个变开朗了,以“丧”治“丧”想不到也有奇效。

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常也是令人捧腹,比如黑尾酱会因为李诞用她的米饭给麻辣烫控油而伤心地哭;

比如,丢了新干线的车票,被李诞各种逗弄“取笑”,最后车票从袖子里掉出来,她笑得像个二傻子。

还有李诞因为黑尾酱小时候上过电视而忿忿不平,认为自己小时候也一样可爱;

再比如李诞醉酒失态被她“毫不留情”公布在网上;

不少人都觉得这对儿怎么活得这么有趣,所以有些李诞迷妹们抱着看看蛋蛋找得啥对象的心态去搜黑尾酱,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相中了李诞的内蒙古户口,最后反而被黑尾酱圈了粉,痛心疾首地叩问这么朵漂亮的鲜花咋就插在李诞上?!所以说呐,人还是得有思想有文化,找漂亮姑娘都能找到漂亮得不一样的。

黑尾酱爱拍照,在她的镜头里有自己,有李诞,有朋友,有日常最放松的一面,按照李诞的说法,这种应该叫众生百态。

(这张照片中的李诞被粉丝嘲笑像个没什么本事的黑帮老大)

李诞在《笑场》的序中写道:我一直以来是个沮丧的人,认为人生没有丝毫意义,梦幻泡影。近来因机缘获得一点儿开悟,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——人生确实没有意义,但人生有美。这个美一定包括了自己的漂亮女友。

在《十三邀》中,许知远问李诞:“你现在对女人感兴趣么?”,李诞晃了一下神,说:“还好。”嗯,有这么漂亮又有趣的女朋友,其他女人确实可以不用太放在眼里了,而至于出家的事儿,也可以先放一放了。

《笑场》里小和尚澈丹和小北有段对话:

“小和尚,听说你喜欢我?”

“不好说喜欢,只是看见你会乱。”

“听说你还想娶我?”

“不好说想娶,只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”

作为围观群众,我们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微信名:腾讯综艺

微信ID:tengxunzongyi

新闻推荐

推荐这部解压神剧,在古代开主题餐厅卖辣条,不带脑子看真的爆笑

这两天豆子发现了一部超级超级扯的美食穿越剧《萌妻食神》。要说这部剧,其实光看剧名就觉得狗血又低幼,就连海报都带着浓郁的浮夸风。点开一看颜值还不够——再加上塑料的服化道—...

相关新闻:
新闻 娱乐 广西 四川 山东 安徽
猜你喜欢:
评论:(李诞女友太好看!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)
频道推荐
  • 河北晋州回应“环保设备间歇停摆污水直排河流”:十人被处分
  • 不限户籍:深圳市属公办中小学公开招聘教师
  • 青海推荐扫黑除恶:对近5年案事件和可疑人员等开展滚动摸排
  • 宁波投大笔补贴培育支持5类人才 企业优秀技能人才补10万
  • 西南大学学生创办“记忆杂货铺” 新奇创意让校长都光顾了
  • 热点新闻
    西南大学学生创办“记忆杂货铺” 新... 对什么样的被调查人 监委可以提出从... 假身份30元能办实名认证108元包全套...
    图文看点
    刘若英导演的作品《后来的我们》值得看吗? 刘若英导演的作品《后来的我们》值得看吗?
    新闻推荐
    贵州一债务人负债上千万元无可执行财... 李克强离京访问印尼、出席第七次中日... 湖南怀化一游客在恩施大峡谷被落石砸...
    热点排行
    多所双一流高校开抢生源:启动保研夏令营和 詹姆斯压哨绝杀 洛瑞都看懵了!细数这些年 俄罗斯多地爆发集会游行 反对派领袖被捕 贵州一债务人负债上千万元无可执行财产 李克强离京访问印尼、出席第七次中日韩领 湖南怀化一游客在恩施大峡谷被落石砸中身 河北晋州回应“环保设备间歇停摆污水直排 谢娜人缘有多强大,众多大咖送礼物,“一万人